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书屋 >> 狩猎 >> 昨日重现 三十五

昨日重现 三十五

叶潮生倚靠在门口,手里玩着一把车钥匙,看许月对着镜子,把衬衣扣子系到最上面,无论如何摆弄,依然遮不住脖子上的纱布。

“算了就这样吧。”许月无奈地放弃。

伤口愈合得比预期好,医生允许他拿掉护颈,许月就决定提前结束假期,重新回学校上课。

他拿到正式的讲师职位,就可以抓紧时间申请职称,职称下来后可以直接在海城落户。

许月原先并没有考虑这么长远的事情。他的生活一直挣扎在得过且过中,不容他思考太多关于未来的事情。

还是系里的秘书提醒了他,说评了职称,学校能帮他直接落户海城,叫他抓紧时间赶上政策的顺风车。

叶潮生看样子肯定是要定居海城的,许月不由自主地开始打算未来。他的户口现在还在雁城,如果长期定居,确实把户口落过来比较方便。

叶潮生开着车,春风得意:“那你户口落在哪?应该是落咱们家吧?”

许月一顿:“什么亲属关系都没有,这怎么落?”

叶潮生理所当然地说:“把现在这套房子转你头上,或者干脆卖了买套新的,写你的名字。”

许月愣了。

叶潮生又说:“其实我觉得买套新的比较好,换个平层三室一厅的,装修两个书房。免得你老在客厅趴着。”

许月脸上没什么表情,只轻轻嗯了一声,再没说话。到学校后,嘱咐叶潮生开车慢点,就自己下车了。

叶潮生调头往回开了一阵子,突然回过味来,刚才许月的反应,好像并不是特别高兴?

许月到学校后,先去了趟办公室,和组里的老师打过招呼,又拿着材料去校办。

校办占了行政楼的一整层,一个大平层用PVC板材割出了数个不同功能的小办公室。

许月交了材料,工作人员请他稍坐,自己去复印材料。

隔壁的人在说话,许月听声音,感觉是他们系办公室的助理。

助理在对着什么人抱怨:“……那有什么办法,反正他就是得我们主任青眼呗。”

另一个人说:“哎,也难怪,年纪轻轻又一表人才,你们主任喜欢也正常。”

助理嗤一声:“天天课不见好好上,净折腾那些乱七八糟的项目,也没见折腾出个成果来。最后还不是我们倒霉,年年写工作总结,一半都是为他服务的。”

对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许月没听清,却跟着听见助理嗓门突然高了半分:“哎哟,你快算了吧。我可不敢高攀。人家秦教授看到我们这些人,都是用下巴看人的呢。他今年少搞一点乱七八糟的项目,让我轻松点,我就谢天谢地了……”

恰逢去复印的工作人员回来,许月办完自己的事,便道谢离开。

他在电梯间站着,假意等电梯,等了一会,果然等到系办的秘书出来。

系办的秘书见到他,立刻笑着走过来打招呼:“许老师,你也来校办啊?”

许月扬起嘴角,点头:“过来交评职称的材料。说来还得谢谢你提醒我。”

秘书的低了低头,倒有些害羞的样子:“这有什么可谢的,举手之劳嘛。”

许月出了行政楼,回到办公室,在座位上坐了一会,想起在校办听到的话,心里一动,伸手开了电脑,登录学校的内网。

叶潮生开车回家,一路上,他都在思量自己到底是哪句话说错了。许月几乎从不给人脸色看,可以说极好相处。可正是这种好相处,也很容易使人忽略他的真实情绪。

叶潮生着实有些头大,想来想去也没有头绪,只能放弃。

汪旭的电话恰好这时打来。

“叶队,这个秦海平的身世好像还有点复杂。”汪旭说,“他父亲叫秦业,母亲叫方丽清。他父母结婚登记的时间是九二年,可秦海平是个八零后,首先这年龄就对不上。其次,秦业是个海归,□□年才回国的,和秦海平的出生时间也对不上。我想找个活着的知情人问问,就顺手查了他母亲的亲属关系,你猜怎么样?”

连汪旭都学会卖关子了,八成跟唐小池学的。叶潮生心里吐槽,嘴上问:“怎么样?”

汪旭说:“他母亲叫方丽清,和方利方剑是堂兄妹。”

叶潮生一下子皱起眉来:“还有这层关系?”

“是。明天局里还要提审方利,我找个借口进去旁听,顺便当面问一下。”汪旭说,“我个人怀疑秦海平和秦业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光看脸就差得很远。”

叶潮生想了想,说:“许老师前两天给了我一个新思路。秦海平的档案空缺未必是迁户的时候丢了,也可能是人为的。”

汪旭顿了一拍,立刻明白了:“你怀疑他以前卷入过什么案子?”

“可能性很多,各种可能都考虑一下。”叶潮生说,“你那边先查着,我看看能不能在他办公室那边打听到什么。”

汪旭一口应下:“行。那我再查查。”

中午的时候,许月卷着一个文件袋跑回家。

叶潮生正在厨房里下面,听到门口的声音,从厨房出来:“怎么这会回来了?不舒服吗?”

“电话里说不清楚。”许月在沙发上坐下,示意叶潮生过来。

叶潮生折身回厨房关了灶台上的火,这才过去。

许月飞快地解开文件袋上的线绳,抽出一沓厚厚的打印资料。

“这是我从学校内网下载的资料,是这些年来秦海平在海公大参与过的所有项目。”许月说着,将最上面一份递给叶潮生。

“这个项目是给在校学生的做的犯罪预防讲座。”许月说,“你看里面的合作学校。”

叶潮生飞快地扫过几行,目光落在合作学校四个字上。

这学校他怎么看怎么眼熟,蹙着眉头想了一会,突然开朗:“这个学校不是那个张庆业读过的?”

许月点头,又拿出另一份资料递过去,说:“这是他三年前做过的一个项目,关于审讯心理的。按照这个项目的情况看,当时项目组能观看审讯的录像,有时还能旁听现场的审问。这个项目的时间跨度,正好覆盖了曹会的案子。”

叶潮生脸色愈发沉了下来。

许月拿出另外一份,接着说:“这个,是秦海平牵头搞的另一个公益项目,在大学里做犯罪心理讲座。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不能算巧。”

叶潮生看着许月。

“秦海平的这个讲座,在海城的许多学校都办过,这其中就包括温丛的学校。我猜他也许就是在这个讲座上认识了温丛。” 许月缓缓说,“我们之前想不明白,秦海平是从哪里得到曹会案子里还没有公开的信息,现在应该能猜到了吧?”

叶潮生的声音发沉:“你的意思是,他先认识了温丛,又进入了这个项目,发现曹会案子的主审警察和鉴证法医恰好参与过温林的‘冤案’,于是动了心思?”

许月点头,又不解地皱了皱眉头:“但我想不明白,他的动机是什么。”

叶潮生盯着剩下那些许月没有给他的资料:“这些也是他参与的项目?”

许月说:“我今天在校办听见别人聊起他,就回去查了查,没想到他在海公大这些年,竟然做了这么多项目。”

叶潮生疑惑:“这有什么说法吗?”

许月给他解释:“有些项目,像校园公益讲座之类的,学校既不发钱,项目做完了也得不到任何研究成果。没成果也没钱拿,还要花时间去准备,基本就是赚个名声。系里很多老师都不愿意多参加这样的项目,觉得浪费时间精力。我粗翻了下海公大之前公益类的项目,对比一下数量。从秦海平来海公大以后,明显增多了。而且这种费时费力没有回报的公益性质项目,基本都是秦海平牵头的。”

叶潮生盯着手里的档案看了一会,说出自己的想法:“一种可能,他是个好人,学习雷锋好榜样。”

“还有一种可能呢?”许月看着他。

叶潮生抖了抖手里的纸页:“当老师也挺辛苦的,我看你天天备课到深更半夜,都伤成这样子还惦记着给学生布置作业、改作业。他爬到副教授想必也不轻松吧?”

“不辞辛劳地做这种没有回报的事情,还是年复一年,非说他图什么,好像显得我这个人特别狭隘。”

许月不置可否,抿了下嘴唇,有点想笑的样子。

叶潮生看他一眼:“不如反过来想这个问题,假如他不去做这些项目,他还能遇见曹会,遇见温丛吗?”

许月也看他。

“我倒是突然想起一件事。”叶潮生说,“之前有一次我去见袁望,回来的路上和一辆出租车发生一点小事故。结果出租车的司机就是曹会,车里下来的乘客是秦海平。”

许月原本微微上扬的嘴角顿时僵在那里:“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叶潮生无奈:“我那会确实不太想提曹会这个人,再说我真的以为只是个凑巧。”

许月慢慢地摇了摇头:“不,不可能是凑巧。”他说着站起来,“这个人太奇怪,已经奇怪得越线了。”

他在茶几前的那块地方踱了几步,似乎在压抑着某种暗暗涌动的情绪:“就像你说的,如果他不去这些项目,就没有接触这些人的机会。换句话说,他会不会是为了接触他们,才去做这些项目的?”

叶潮生想了想,提出更进一步的可能性:“或者是为了认识类似的人,才去做这些项目,进而接触到了温丛和曹会。”

许月在客厅的窗边站住脚。

窗户被开了半扇,已经有些热意的风自觉地顺着窗缝往室内钻。

那种感觉又来了。许月觉得他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在竖直,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成千上万个感受器的敏锐度都被调到了最高,仿佛正在共同抵御着什么。

叶潮生见许月背对着他不说话,不由有些奇怪:“许月,你在想什么?”

客厅的窗户正对着小区花园,这个时间花园很安静,向下看去,树木花草,亭台游湖,还有行人车辆,都缩成了一副微小的景观画,远得如同另一个世界,又近得仿佛唾手可得。

叶潮生有些不安起来,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把许月的手拉过来,握在自己掌心:“怎么了?”

叶潮生微微发凉的皮肤触感,像拔地而起的万里城墙,将许月挡在了即将到来的海啸后面。

许月喘了一口气,任由风将带着热意的空气送进自己的口腔。

“你知道方嘉容,是怎么找到陈欧肖丽他们的吗?”他开口,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不真切。

“他出现在公众视野,就是开始开发金鳞湖度假村的时候。他一边搞开发,一边做慈善,那个年代,企业家还没有做慈善博名声的意识,因此他一度很出名。他资助孤儿院,探望困难户,给流浪汉和乞丐施粥发冬衣。这些事他做了好几年,才慢慢停了。”

“方嘉容归案后,专案组查到肖丽和陈欧的身份。肖丽是一个寡妇,她老公在城里打工,结果住处失火不幸遇难了。后来她去公安局办手续,恰巧碰上几个命大逃出来的幸存者,一聊才知道,原来她老公早就在城里和另一个打工妹过起夫妻日子了。肖丽受了刺激,从此恨第三者恨得要死。”

他舔了下嘴唇,继续说:“她做的案子里,只有一起,我们有确凿的证据。一对情侣在鬼屋里被人刺死。鬼屋里有摄像服务,拍到了肖丽的脸。但警察查了很久都没有查到肖丽身上,那会没有人像对比技术,数据库也不好。外加受害者和肖丽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社会联系。肖丽伏法以后,袁老他们从时间推算,怀疑那一次作案时,肖丽已经在方嘉容的控制之下,极有可能就是方嘉容授意的。因为受害者和方嘉容没有任何利害关系,所以他们推测那次作案,说不定就是方嘉容的一次实验,来实验肖丽这个人到底能不能用。”

“还有那个陈欧干脆连个身份都没有,据他自己说以前是拾荒的,方嘉容捡了他,给他在度假村里安排了一个工作。”

许月轻轻喘了一口气,又像是在叹气。

叶潮生察觉到他的身体明显放松了下来,拉着他走回沙发:“你说这些的意思,是方嘉容做慈善的目的就是为了搜罗这些人?”

许月望着电视的方向,脸色有点白,“肖丽被捕的时候已经疯了,陈欧为了脱罪,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方嘉容。方嘉容……他倒是承认了,但是还有很多细节的东西,一是年代久,二是方嘉容并不那么配合,警察根本没有办法去确认。再加上方嘉容的身体不好,受不了长时间的审讯,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案子雁城局后来捂得这么严实的原因。如果让方嘉容在监狱里病逝,那更说不清楚了,对社会也不好交代,不如就按照现有的证据快审快判,反正一个案子也是死刑,十个案子也是死刑。”

叶潮生听到这里,一时无话可说,许月也沉默下来。

月半睡够了,在猫爬架上伸个懒腰下来,想以一个潇洒的姿势跃上沙发。

孰料这胖子计算距离失误,外加对自己的体重根本就没数,抬腿起跳,一头撞上沙发腿,爪子还被沙发勾住,半天挣不下来。

围观了全程的许月和叶潮生,齐齐地发出一声嘲笑,毫不留情面。

月半救出自己的指甲,气得喵一声,掉头走了。

气氛顿时轻松下来。

说了那么久,叶潮生已经明白许月的意思。

他看许月每次谈起方嘉容,都是一副勉力支撑的样子,实在不忍再继续下去,干脆换了个话题:“你早上交材料顺利吗?”

许月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点了下头。

叶潮生拉着许月在自己腿上躺下,一边替他按摩,一边又问:“那多久能下来?”

许月仰着头,笑起来,露出两颗洁白又可爱的虎牙:“你怎么跟没评过职称似的?至少也要明年初才能有信了。”

叶潮生屈指在他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接着俯身下来,额头在许月的鼻尖上蹭了一下,贴着许月的脸颊,呢喃道:“我当然急了,我急着给自己找个户主。”

许月张嘴模模糊糊地说了句“胡说八道”,随即被叶潮生吻住了。

许月的上唇被叶潮生轻轻咬住,叼在嘴里舔|弄半天,直到他受不了似的轻轻哼了一声,叶潮生才放过那片被吮得嫣红的唇,登堂入室,长驱直入。

叶潮生整个身体都罩了下来。

带着一点烟味的皂粉香气瞬间将许月团团围住,像一个守备森严的城堡,又像层叶遮蔽的密林,令他安全又放松。

方才那些紧张不安,那些惶恐和冰冷的感觉,像烈日下的亡魂,十字架前的恶灵,被瞬间驱散得干干净净。

※※※※※※※※※※※※※※※※※※※※

这两天断更真不好意思,小可爱们留言,有补偿红包噢。

喜欢狩猎请大家收藏:(www.ishuse.com)狩猎爱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狩猎最新章节 - 狩猎全文阅读 - 狩猎txt下载 - 普通的鹿的全部小说 - 狩猎 爱书屋

猜你喜欢: 水煮大神靠答题系统续命以契为证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狩猎亲爱的尸先生道士房东,快开门寻尸人罪爱安格尔·晨曦篇阴阳无限时空副本满级大佬掉马日常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罪爱安格尔·暗夜篇恐怖女主播黄泉路下惊悚夜话请魅惑这个NPC被迫成名的小说家十号酒馆·判官我的鬼胎老公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鬼帝来袭:独宠小皇妃氪命学院菜鸟女侦探无限迷宫
完本推荐: 爷是病娇,得宠着!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永恒国度全文阅读龙魂兵王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巫师世界全文阅读盛华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快穿之娇妻全文阅读饲养反派小团子全文阅读至尊邪凰:魔帝溺宠小野妃全文阅读龙组兵王全文阅读子夜鸮全文阅读妻子的秘密全文阅读超级仙帝重生都市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网游之倒行逆施全文阅读大话西游之超级小白龙全文阅读洪荒之冥河问道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下第一捕[综武侠]五条小姐总在拯救世界从港综开始的神秘复苏抗战:从士兵开始崛起江湖三句半农门婆婆要修仙Moba之职业主播重生娇娘野又飒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在生存游戏做锦鲤从清新的小女孩开始魔法塔的星空丹师剑宗我当领主才不会只种田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豪门狂婿宝藏猎人斗天武神娱乐圈《?》开局相亲被23个人蹭饭谁是我亲爹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重生之我真是富三代无敌的我以为自己是凡人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农家娇娘奥特曼之相信我,我是个好人!金刚不坏大寨主深夜乐园求生

狩猎最新章节手机版 - 狩猎全文阅读手机版 - 狩猎txt下载手机版 - 普通的鹿的全部小说 - 狩猎 爱书屋移动版 - 爱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