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书屋 >> 狩猎 >> 昨日重现 二十三

昨日重现 二十三

在那辆灰车撞上来之前,叶潮生仿佛预感到了什么,用尽全身力气把刹车踏板踩了下去。

灰色货车像一头发怒的钢铁蛮牛,从后方斜冲出来,不要命地撞了上去!

一声巨响——

往日里这条路上总有许多车,进城的小汽车,每日返于海城和周边县市的客运大巴,还有只能在低峰时段进城的,拉着长长货箱的运输车。

然而此时,它们像是提前得到了通知,不约而同地退场,将这舞台让了出来。

夕阳在天边缓慢地沉坠,注视着这辆被钢铁野兽顶得翻转的警车,

马达和引擎直到最后一刻还在工作,挣出最后一声嘶哑不甘的轰鸣。

灰车在旁边停下。

叶潮生的耳内一阵剧痛,“嗡——”地一声,恢复了听力。

世界在他眼前颠倒。

他被安全带卡在驾驶席里。

旁边的灰车熄了火。

四野忽然安静下来,仿佛正在酝酿着什么令人悚然的危险。

叶潮生的心脏在胸腔内沉重又疯狂地鼓噪起来,他甚至听见耳内的血液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急遽地涌动着。

他没有带配枪,车上只有电击棒,还在后备箱里。

如果对方要趁着此刻杀人灭口,他手无寸铁,而且还动弹不得……

叶潮生努力维持镇定,一面透过玻璃去看那辆灰车的动静,一面费力地在车里四处摸索。

一个熟悉的按钮触到他的手指,他管不了三七二十一,猛地拍了下去!

刺耳的警笛顿时划破天际!

几乎是同时,“嘶啦”一声,中控的无线电通讯台接通了。

“请求增援,请求增援——海川高速C45出口辅道一百米处,有人袭警!”

警笛尖锐得几乎要刺得他呕吐出来,却在此刻成了一张安全网。

灰车上的人没动,似乎在犹豫。

几秒的时间,被拉长,扩展,碾磨——漫长得过了几个世纪。

远处有车灯探过来。

灰色厢车剧烈地轰鸣一声,飞驰而去。

叶潮生猛地松一口气。

只是这口气还没送到底,一阵更强烈的恐惧,从脚底卷起,像铺天盖地地海啸,席卷了他的四肢百骸。

他忽然意识到许月从刚才起就没有动静了。

他扭头:“许月……”

没有回应。

他的心脏几乎要停住了。

一片漆黑。

意识像渐渐收束成团的毛线,逐渐回笼。

许月模模糊糊地想,是方嘉容又把电闸关了吗?

他轻轻地动了动眼皮,才发现不是黑,而是自己睁不开眼。

后背也疼。

莫名其妙的恐慌突然顺着后背爬上来——

他挣扎着要坐起来,稍一动,后背的剧痛像要把他整个人从中间撕开一样,猛地把他拽回了床上。

“哎呀!你可不能动!”

清脆的女声像从天堂传来的晨铃,瞬间刺破幻境。

记忆一点一点地回笼了 —— 他和叶潮生在一起……他们出了车祸。那他现在,应该是在医院……

那阿生呢?!

进来换药的护士发现床上病人要坐起来,赶紧把人按回去,又急急奔出去喊:“哎——人醒了!”

叶潮生正站在不远处打电话,听见护士喊,又匆忙对着电话说了句“查这个车牌号!把沿路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这才挂了,瘸着一条腿往这边过来。

他倒是没什么事。

亏得他早有防备,在下高速的时候已经减了车速,有意往路中间开。

那一脚刹车救了他们。

虽然还是因为冲击力而冲出了辅道,翻进缓冲带,但好在车速已经慢了下来,没撞到什么要命的障碍物上。

市局的破车虽然不灵光,却相当结实,只有许月那一侧的车门凹了进去,外加后保险杠连带着后备箱被撞了个稀烂。

许月却倒霉了些。

警车后座的座椅不知道什么时候螺丝松脱了,受到撞击的瞬间后座脱出,惯性地向前滑去,重重击上副驾驶,许月腰上被撞了一下。

万幸撞的不算太严重,没伤到骨头,主要是挫伤。医生说可能会有点脊髓震荡,如果短期内出现下肢麻痹的情况,也是正常的。

而叶潮生只有左脚扭了,身上有点擦伤。脸上甚至连个破口都没有。

叶潮生瘸着脚跳进病房,挪到许月旁边。

许月不知道在想什么,闭着眼,眼角还有一块暗红的血迹,应该是在侧面玻璃上撞的伤口。唯一能自由活动的左手一曲一伸地,好像在数着什么。

他脸色苍白,嘴唇发青,一点血色都无。整个人脆弱得像随时会变得透明,化进空气中。

叶潮生站在病床边,愈发后怕起来。

如果后车的撞击再重一些……

如果今天出门开的不是警车……

如果没能及时联系上调度台……

如果调度台里坐着的值班员没能迅速反应……

“……阿生?”

许月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叶潮生一只腿费力地支着,弯下腰,伸手握住许月的手:“我在呢。你哪里疼?”

声音温柔得要滴出水来。

许月皱着眉头,有些苦恼又委屈的样子:“我怎么睁不开眼睛啊……你受伤了吗?”

叶潮生极少见他这样撒娇示弱,一颗心顿时又酸又软,情不自禁地吻了吻许月的额头,哄他:“你没事呢,额头流了一点血糊住了,一会让护士拿温水给你擦擦。”

“噢……”许月轻轻地应了一声,又抓了抓叶潮生的手,有些不安。

叶潮生忍不住想笑,另一只手在许月左眼轻轻点了一下:“是不是撞成小傻瓜了?你这边的眼睛好好的啊——睁开看看我?”

许月脑子里仍然混混沌沌地,听见叶潮生这么说,仿佛如梦初醒一样,想起自己另外一边眼睛是好的。

他反而不好意思起来,闭着眼不说话。

叶潮生忍不住笑:“宝贝儿,你快睁开我看看。”

一条腿站得久了,叶潮生有点难受,一不小心就碰上那只扭到的脚,疼得倒抽一口冷气。

许月听见动静,赶紧睁眼,连着被血糊住那边也硬是挣开了,顾不上睫毛扯得疼:“你伤到哪了?”

叶潮生已经在床边坐下,看着他,似笑非笑:“小傻瓜睁眼啦。”

一边伸手替他拂掉眼角已经干掉的血块。

许月脸红起来。

他这才注意到叶潮生裹得像粽子一样的脚:“你脚怎么了?”

叶潮生:“没事,就扭了一下——”

“叶队!”

唐小池从门外冲进来,一下子扑到床边:“你们俩没事吧!我的天啊我快被吓死了!我听说你们出车祸翻车了魂都快吓没了连闯了两个红灯!”

“许老师怎么样了啊!——这是撞上头了吗?”

叶潮生嫌弃地皱眉:“你声音小一点行不行,没毛病都被你吵出毛病了——你许老师没有大问题,就是得留在医院里观察两天。”

唐小池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这怎么回事啊到底?”

叶潮生看一眼许月,说:“对方是故意的。”

“啊?”唐小池嘴张得能孵个蛋,“你们开的警车啊——卧槽这孙子还敢袭警啊?”

叶潮生瞥他一眼:“袭警多新鲜哪——菜市场的大妈都敢抓着民警又撕又打,袭警没见过吗?”

唐小池摸一把脸,仍然难以置信:“可他在高速上撞你们分明就是——”

叶潮生用眼刀钉死了唐小池的嘴:“车牌我看到了,汪旭已经去查了。但我估计八成是个套牌。成远县到海城的高速没有别的上下口,只有一个休息站。他们要么是从成远县就开始跟着我们要么就是——”

唐小池后退一步,问:“叶队,你们去成远县干嘛了?”

叶潮生顿了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再次响起来。

“叶队,那辆车是从休息站开始跟上你们的。”

汪旭看着面前的视频,“时间大概是……你们进休息站二十分钟前——叶队,你的行踪有人知道吗?”

叶潮生沉默。过了几秒,他才说:“你接着查监控,搞清楚这辆车的来龙去脉。”

他决定去张峰家完全是临时的。一来怕张峰故意躲他,二来是不想在市局里呆着,正面碰上廖永信。

叶潮生挂了电话,又想给张峰打,许月忽然伸手按住他:“他既然愿意告诉我们,就没有两面卖消息的必要……”

叶潮生顿了顿,才说:“我是怕他有什么意外。”

许月朝门口看一眼,唐小池立刻会意地去关上了门。

许月把话说完:“现在还不知道是哪一条狗急了。不过既然我们已经和张峰谈过了,再对他下手就更没有意义了。”

叶潮生点头:“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怎么知道我要去找张峰。”

他说完,自己也沉默了。

他给从市局刑侦队离开的人挨个打了电话——谁都有可能向策划这场车祸的那个人通风报信。

问题是,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在意这桩旧案,甚至到了要袭击警察的地步?

“我虽然……觉得他不是玩这种搏命招数的人,”叶潮生缓缓开口,“但他被停职等待调查,可能是个信号。不能排除他和什么人勾结在一起的可能。”

唐小池愣愣地听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叶队……你在说,廖副局?”

叶潮生看他一眼。

后半夜的时候,汪旭再次打电话来。

他们找到了那辆灰车,被遗弃在一个公共停车场。车里什么都没有,车牌是套的。刑侦队按照发动机编码在车管所查到了车主,车主被从床上拽起来。这才得知,这辆车在半个多月前就丢了,报了警,一直没找到。

叶潮生就坐在旁边的陪护椅上,轻声地打电话。

汪旭打了个哈欠,说:“叶队,半个多月前,不就差不多是方利被抓回来那会吗?可惜摄像头没拍到人脸。”

许月听到动静,醒了。

叶潮生挂了电话,瘸着腿凑过去:“想喝水吗?”

许月摇摇头,费力地往旁边挪了挪。

叶潮生赶紧按住他:“别动,你想要什么?你腰上挫伤挺厉害,得好好养着。”

窗帘没拉,外头月色正好。清冷的月光薄纱一般罩在病房里,照得许月的眼睛亮亮的。

叶潮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许月别开眼,头扭到一边不看他,手却拍了拍身旁的空位,说:“你……上来睡。”

叶潮生往门外看了一眼。

许月小声说:“我针都打完了,护士不会来了。”

叶潮生笑了一声,脱了外套,架着一只残脚爬上床。

被窝被许月烘得暖暖的。

叶潮生刚一伸开胳膊,许月就自发自动地往他肩窝里凑。

叶潮生搂住他,把被子拉好。

许月在被子下面握住他的手。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许月小声说。

两个人打同居开始睡在一起也有一阵子了。但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感觉这个被窝格外舒适安全,透着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

叶潮生换了个姿势,好让许月靠得舒服一点:“什么梦?”

许月想了想,说:“我梦见方嘉容了。”

叶潮生揽着他肩膀的手顿时紧了紧。

“你别这么紧张。”许月说,“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以前从来没有梦见过他,这是第一回。”

“你梦见了什么?”

许月又往他脖子窝里凑了凑,呼吸挠得叶潮生有些痒:“真的挺奇怪的。我梦见他去给我开家长会。”

他说完自己也笑了,“我醒来的时候,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叶潮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想象不出来那段时间许月和方嘉容是怎么相处的。

听袁望的意思,好像方嘉容是非常喜欢许月的。

叶潮生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开了口:“你那时候……跟他,在一起,都做些什么?”

“刚开始说的是做秘书。”许月说,“我进去的时候应聘的是儿童游乐区的管理员。雁城局又塞进去两个人,故意到处宣传许之尧的事。不过方嘉容到底是本来就清楚我的底细,还是中了雁城局的圈套,我还真的不知道。”

叶潮生想象一下便觉得心惊动魄,许月却说得一派轻松。

“反正他很快就把我调到他身边做贴身的秘书,那时候也还能自由出入。开始就是替他抄书,抄手稿,抄文件,顺便做一些生活起居的事情。”

许月有些困了,声音变轻:“我开始的时候神经绷得太紧,晚上连觉都不敢睡。也不知道怕什么,其实方嘉容从来不会动手杀人,他觉得那样很恶心。”

“但没法总绷着,也绷不住啊,慢慢就放松警惕了。袁老和雁城局那个时候交代的很模糊,好多事情他们都不知道,没办法给我什么太具体的任务。他们主要怀疑方嘉容包庇,也怀疑他有教唆的成分,因为唐氏兄弟杀的人跟他都脱不开关系……”

许月说着说着没声了。

他晚上打了止痛,药效还没下去,稍微醒来一会就又开始犯困了。

叶潮生侧头在他唇上亲了亲,替他拉好被子,确认许月睡熟了,这才慢慢地抽出手来,从床上坐了起来。

许月被来给他量体温的护士叫醒时,已经天光大亮了。

护士收起体温计,又笑嘻嘻地按了按他的腿:“有感觉吗?”

许月有些不适地缩了缩:“嗯,有一点麻。”

护士安慰他:“麻是正常的,好好养几天,慢慢就好了。”

护士帮他把床摇起来一点就出去了。

许月靠着床边的扶手,费力地想坐起来。他的手机在外套里,外套被挂在了旁边的衣架上。

“要什么,我来帮你拿。”

一个高大的人影遮在门口。

许月抬头,看见秦海平从门口进来。

他对秦海平的突然出现毫无心理准备,顿时愣在当场,表情僵硬:“那麻烦秦老师帮我拿一下我的外套。”

秦海平拿起衣架上的外套递给他,顺势在旁边的陪护椅上坐下。

许月低着头掏手机,勉强憋出一句话:“秦老师怎么来了?”

秦海平笑道:“袁老知道你进了医院,非常担心你,又一时脱不开身。我恰好遇到他,就帮他来看看。你们这是怎么搞的?”

“路上出了车祸。就是看着吓人,其实没什么大事的。”

许月一面应付秦海平,一面看了看未读信息,七八条全是叶潮生发的。

秦海平点点头,又扯起另一个话题:“徐静萍的案子开始走程序了吧?”

许月抬头:“我不太清楚,那个案子后面还有点收尾,但是叶队长已经从那个案子里退出来了,别的同事在跟进,所以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好像和那位叶队长关系很不错?真是可惜了,项目组本来还想借你的光,现在看来是借不上了?”

秦海平背对窗口坐着,早晨初升的太阳将他裹在逆光的阴影下,许月朝他看去,却被阳光刺了一下。

许月想不出自己是什么时候在秦海平面前透露了和叶潮生“还不错”的关系。

他觉得很不舒服,秦海平这个人从一开始就让他觉得不舒服。

他收起手机,说:“其实如果需要,项目组直接申请就好了。就算是我,要想看什么案卷,也得通过局里批准。”他捂着嘴慢慢地打了个呵欠,随后一脸歉意道:“真不好意思,昨天没怎么睡着。”

秦海平会意地站起来:“我就是来替袁老看看。既然你没事,那我——和袁老也可以放心了。好好养伤,多休息。”

他把“我”字咬得特别重。

许月点点头:“我不起来送了。”

他目送秦海平离开病房,立刻拨了袁望的电话。

叶潮生信息里告诉他,袁望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袁望既然已经知道许月无大碍,何必还要劳烦秦海平专门跑一趟?

果然袁望说,是秦海平主动问起,他才说起许月昨晚出了车祸的事情。

许月摸不透秦海平的意图,他为什么要撒这种拙劣的谎?

汪旭拎着早餐敲敲门:“许老师,好点了吗?叶队一早就回局里了,我等会去银行调贷款记录,顺便给你送个早餐。”

汪旭走过来,把早餐放下,又替许月把床摇高了一点,细心地往他腰后垫了个枕头。

“幸好您跟叶队都没事,我们听说后都吓了一大跳。”汪旭一边说一边支起床头的桌板,把早餐从袋子里拿出来。

许月歉然:“我听见你昨天半夜还在给叶队打电话,你也一宿没睡吧?辛苦你们了。”

汪旭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都熬习惯了,就算不加班,回家也睡不着。”他顿了顿,“撞你们的人,可能有点眉目了。”

许月拿着勺子的手一顿:“怎么说?”

汪旭看了他一眼:“那辆车是在枫林市场丢的。枫林市场里面是没有监控,但是从市场出来只有一个的路口,那个路口上有个高清的交通摄像头。他们现在去查那个摄像头了,运气好的话,没准能看到驾驶者的脸。”

※※※※※※※※※※※※※※※※※※※※

昨天那章有个并不巨大但非常爆笑的笔误 —— 我把四千块敲成了四块。已经更正了。打字打得两眼昏花,以后要提醒自己多检查一遍,嘤!

-----

突然开了脑洞的小剧场:

叶队:我滴月月宝贝,我恨不得代替你受伤啊!蠢作者出来受死!

作者翻个白眼:你确定你想腰部受伤吗?你可是晋江耽美区为数不多的,出场一百二十集,还没有上到三垒的攻诶。如果再加上腰伤的话,emmmmm

叶队:妈!我滴亲妈!

作者飞起一脚:滚,我才不当你那倒霉的亲妈!

叶队:等一下,什么叫做‘我那倒霉的亲妈’?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2903721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君心似我心、nsforever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狩猎请大家收藏:(www.ishuse.com)狩猎爱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狩猎最新章节 - 狩猎全文阅读 - 狩猎txt下载 - 普通的鹿的全部小说 - 狩猎 爱书屋

猜你喜欢: 我是阴阳人(天眼萌妻)神算萌妻,有点甜!ICS凶案追踪灵异校园:鬼瞳少女鬼郎中之鬼门玄医校园重生之驱魔少女灵眼萌妻:恶少,来渡鬼水煮大神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龙陵秘藏请魅惑这个NPC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无限时空副本被迫成名的小说家给她讲的99个故事总管原名格蕾丝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蛊毒阴美人十号酒馆·判官末世炮灰女配攻略鬼婚蜜宠:病娇鬼王太凶猛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影后有喜:总裁鬼夫霸上瘾我在逃生游戏里和粉丝HE了不负春阳
完本推荐: 镇魂全文阅读那些年混过的兄弟全文阅读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医品兽妃:魔帝,别乱来全文阅读我是秦二世全文阅读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掌中之物全文阅读虚无神在都市全文阅读唐寅在异界全文阅读古穿未之星际宠婚全文阅读君九龄全文阅读厂公全文阅读第一纨绔:暗帝,来战!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夫人,你马甲又掉了!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低调种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孙猴子是我师弟我真不想靠女装出名啊鸿蒙天帝差一步苟到最后开普之鹰大纨绔剑圣的星际万事屋将门悍妻:枭宠妖孽夫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网游:1级的我终结了神明侯府商女斗罗:开局获得亚瑟王神明的私奔游戏[无限]我能升级避难所月光吻过红玫瑰女总裁的王牌高手宝藏猎人我就是这样汉子天才被废后成了我的道侣落木萧萧六幽明重生之实业大亨重生后我靠着年代系统暴富了都市之龙神殿登塔我是最强的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江户怎么可能有怪谈?超级正能量系统

狩猎最新章节手机版 - 狩猎全文阅读手机版 - 狩猎txt下载手机版 - 普通的鹿的全部小说 - 狩猎 爱书屋移动版 - 爱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