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书屋 >> 狩猎 >> 昨日重现 九

叶潮生自己开着车,按照唐小池给的地址,在老居民区迷宫般的胡同巷道里钻了半天,才找到这栋旧得连楼号都看不清的四层居民楼。

这楼应该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再挺立两年,大概就能当保护建筑围起来了。

叶潮生爬上顶层,敲敲面前已经有点漆皮的防盗门。

里面有人扬着嗓子问了句“谁呀”,接着便听见汲拉着拖鞋往门边走来的声音。

女人开了门。

她裹着一件发污的红天鹅绒睡衣,脚上穿着一双塑料拖鞋,露在外面的脚趾因为冷而微微蜷了起来。

这是陈来的妻子,曾丽。

叶潮生刚进市局的时候,见过几次。她来市局给陈来送晚饭,穿着一件剪裁得体的鹅黄色连衣裙,很是精致,过去常有法医科的同事夸陈来好福气。

曾丽拨了一下额前干草一样枯黄的碎发,上下打量一圈叶潮生,恶声恶气地开口:“不买保险,没钱!”说着就要合上门。

叶潮生连忙伸手挡在门和门框之间:“嫂子,我是市局刑侦队的,我姓叶,小叶。咱们以前见过两次,你还记得我吗?”

曾丽的表情一下变了。

原本只是脸上挂了点厌恶。可听完对方自报的家门,她立刻往后退了半步,在防御着什么似的,警惕又惊惶。

她紧紧握着门把手:“你有什么事?”

叶潮生怕吓着她,缓下语气来:“嫂子,我来是想了解一下当年陈法医的案子。”

“我什么都不知道!”

曾丽猛地拍开叶潮生扶在门框上的手,“砰”地一声摔上门。

叶潮生差点被门拍了脸。

陈来出事前,他们一家原本住在市局的宿舍里。陈来被羁押后,管宿舍分配的人上去找过一趟,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赶人走。

海城房价不便宜,曾丽还带着个孩子,要找个合适的住处并不是容易的事,更不用提当时陈来所有的账户都被冻结了,曾丽囊中羞涩。

但对方口气硬得很,曾丽不得已,只能带着还在上小学的女儿去住最便宜的招待所。

叶潮生他们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曾丽住的那个招待所附近治安不怎么好,她女儿独自上学的路上差点被人强行拐走。幸好过路的人发现不对头,拦住了人还帮忙报了警。

事情传到市局的时候,已经过去好几天。

法医科的胡法医在陈来刚参加工作的那几年带过他,不忍心他妻女流落街头,带着钱去看望,却吃了个闭门羹。

从那以后,就再没有人提起这些事了。

叶潮生再次敲了敲门,说:“嫂子,我最近见了路队,也看了温林的案子。”

里面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好像是个铁盆在地上乒乓地打转。

叶潮生继续说:“路队和陈法医确实有失职的地方,但我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更想不通的是,以当年他们两个职位,是没有权力去主导整个案子的侦查的。这个案子的责任如果要分个主次的话,那也不该是他们两个来负这个主要责任。”

里面没有动静了。

叶潮生又说:“群殴打架打死了人,我们尚且还要搞清楚是哪一拳哪一脚把人打死的。可温林的案子,陈法医一自尽,大部分的责任就都推到了他身上。”

“嫂子,陈法医有罪,他已经用自己的命偿了。剩下的不该他负的责任,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不该让他背着啊。”

他话音一落,曾丽又开了门,好像一直站在门边就没走。

她两眼通红,死死地盯着叶潮生:“谁派你来的?”

叶潮生回头看一眼对门的邻居家,说:“嫂子,这里恐怕不太合适,你让我进去说吧?”

曾丽盯着他好一会,才从门边让开:“进来吧。”

屋里很暗,房间不大。客厅里摆着台已经陷进去的单人沙发,上面堆着小山似的各色毛线。旁边用椅子架着一台做饭用的电磁炉,地上乱糟糟地堆着几个盆和碗。

窗户边拉着一根晾衣绳,上面搭着一件件毛线织物,把阳光挡得死死的。

住在这里的人没有生活,只是在生存而已。

曾丽从门口搬来一张矮凳,对叶潮生说:“坐吧。”她自己靠在那台堆满了毛线的沙发扶手上,“你想问什么?我知道的还没有你们多。”

叶潮生说:“当年陈法医经手的那个嫌疑犯,曹会,他现在又作案了。”

“曹会……”曾丽咬牙切齿地念着这个名字,冷笑一声,“没有他,老陈也不会死。”

叶潮生叹一口气:“当年陈法医在世的时候,他是被作为六起连环|奸|杀|案的嫌疑犯被逮捕的。后来……陈法医和我师父都出了事,法院认为证据无效,就放了他。没想到就在前两天,他又开始作案了。”

曾丽再次冷笑一声,眼圈更红。

“我们认定他在之前起连环|奸|杀|案中,嫌疑极大。如果就按照普通的□□罪给他量刑,过不了几年他就能被放出来,到时候恐怕还会产生新的受害者。”

叶潮生诚恳地看着曾丽。

“但之前那六起案子,我们目前手里唯一切实的证据就是陈法医做的那份DNA 对比鉴定。如果要重新启用这份证据,就得先搞清楚陈法医当年在温林案中,到底有没有伪造物证。”

曾丽听明白了:“你们想给陈来翻案?”

叶潮生不肯定也不否认:“我们要先弄清楚当年事情的真相。陈法医在接受调查组询问前就自杀了,大半责任都被推到了他头上。但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太合理。”

曾丽伸手揉了下眼角,说:“当时都说他是伪造物证,为求破案,陷害那个温林。”

她狠狠地吸了下鼻子,咽下涌到喉头的哽咽。

“可我们家老陈跟那个温林无冤无仇,素不相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说老陈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可是谁都不相信我。”

她闭上眼睛,徒然地想阻止眼泪流下来。

可这两年来积攒的悲痛和委屈,失去丈夫独自抚养女儿的艰辛,因为丈夫畏罪自杀而承受的压力和非议,哪有这么轻易就能叫她挡下来?

叶潮生摸摸口袋,里面只有一包烟。

曾丽拿袖子抹一把泪,又问:“是谁派你来的?”

叶潮生看着她:“没有人派我来,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曾丽低头看看手上失去光泽的银戒指,这还是结婚的时候买的。

那时她和陈来都没什么钱,陈来还说以后有钱了,就给她换个大钻戒。

戒指还在,要给她换新戒指的人却已经没了。

“当时陈来被抓起来,我去你们局里找过领导。”

曾丽摸着手上的指环。

“你们有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有些胖的领导跟我说,陈来犯的是伪造物证的罪,他们也无能为力。还叫我别再去了,万一回头碰上温林的家属,影响不好。”

叶潮生听到这里,皱起眉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曾丽仔细回忆着:“大概……就是儿童节之前吧。对,没错,是儿童节之前没两天。本来我们已经计划六一放假要带欣然出去玩的,这事一出……”

曾丽低下头,叹一口气。

叶潮生觉得不太对劲。

他虽然没参与曹会案的侦破,但也记得清楚,曹会是四月被逮捕的。当时刑侦队加班加点地做他的案子,中间好像还被退侦了一次。好不容易五月开庭,就出了事。

调查组是五月底才开始重新调查温林的死,这才得出物证存疑,且审讯方法不当导致嫌疑人死亡的结论。路远和陈来,还有刑侦队其它几个人跟着都被隔离羁押在看守所。

存疑的那份证据,就是当时刀上的左手指纹。调查组也发现温林明明是右撇子,凶器上的指纹却是左手的。

可还没轮到陈来接受询问,他就在看守所里自尽了。这么一来,反而坐实了曹会律师提出来的,物证有问题的说法。

在调查组都没有下完整结论之前,谁能这么有先见之明,直接给陈来下了物证造假的罪名?

“你还记得那个领导叫什么吗?”叶潮生问。

曾丽费力地想了一下:“叫廖什么永……”

“廖永信?”

曾丽点点头:“对对,是他。”

她看叶潮生脸色冷了下来,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

“是有什么问题吗?”

叶潮生轻轻摇摇头,却不像是在回答她。

他又问:“陈法医他有没有给你留下话?”

“有。”曾丽点点头,起身去走进另一间屋。没多会,她拿着一个饼干盒子出来。

她打开盒子,盒子里放着一个小布包,和一张薄薄的纸。

曾丽拿起那个布包,爱惜地摸了摸,轻声说:“这是火化的时候,我托殡仪馆的人帮我剃下的头发。我们老家有个习俗,夫妻两个如果有一个先走了,就要留着他的头发。另一个死的时候,把两个人的头发放一起烧了,到时候就能在黄泉路上见面。”

她又拿起盒子里的那张纸:“这是老陈自尽的前一天,托人给我的。按规定他是不能写信给我的,但看守所里有一个他的校友,可能是看我们可怜,就替他递了一回信……”

曾丽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她捏着那个装着陈来头发的布包,捂着脸慢慢地蹲了下去:“我那时真的没想到,这竟然是他的遗书……”

叶潮生赶紧站起来,把曾丽扶到凳子上坐下。

曾丽泣不成声,摆摆手,把陈来的遗书递给他。

叶潮生接过遗书,展开——【丽妹,事发突然,来不及向你交代一言半语。我一切都好,不必挂心,更不必为我奔走。我在工作中犯了错误,伤了人命,愧疚万分。现在我等待组织对我的调查,也愿意接受一切处罚。你千万照顾好欣然和自己,不要过分伤心忧虑,一切会好起来的。】

叶潮生小心地折好这封遗书,看着伏在腿上抽泣的曾丽:“嫂子,这封信我能带走吗?”

曾丽抬起头,眼角还挂着没擦干净的泪:“你们用完,还能换给我吗?”

叶潮生点点头:“我们用完,一定还给你。”

曾丽看着他,又问:“老陈,他真的物证造假了吗?”

她原本根本不肯相信自己那个板直到甚至有些迂的丈夫,会做出这种事来。

可陈来在看守所自尽后,人人都说他是畏罪才会自杀——如果没罪,干嘛要自杀呢?怕什么呢?

市无虎,可三人成虎。这么说的人太多了,渐渐地,她也搞不清楚了。

她不敢想了,也不敢再去哪里伸冤,找人——万一到最后,发现陈来就是做下了坏事呢?

这点念想一被掐灭,天地仿佛都没光了。她像双腿陷进了流沙里的人,也不再挣扎了,熬一时算一时好了。

叶潮生看着她,郑重地说:“我们会查清楚的。如果没有,我们一定还他一个清白。”

曾丽扭过头使劲擦一把眼泪,这才转过来,枯井一样的眼里终于生出一点希望:“好。”

许月坐在车里,拿着叶潮生带回来的那封遗书,来来回回地看了好几遍。

他在学校和教研组开完会,就接到叶潮生的电话,说顺便来学校接他。

叶潮生在旁边开着车,咂了下嘴,说:“这遗书我怎么看吧,都觉得不太有“遗”的感觉。”

许月嗯了一声:“是不太像。人决定赴死,要么是情绪激动之下的临时起意,要么是深思熟虑后才做出的决定。前者写下的遗书,因为情绪波动,心绪难平,多半字迹潦草,多处涂抹修改,行文逻辑混乱,内容以情感发泄居多——忏悔、自谴,鸣冤,诸如此类。”

他再次看了看手中的信:“后者写遗书,行文的内容大多是反复思考过的。可能遗书的草稿都打了好几遍,最后才誊抄下来,所以多半纸面整洁工整的。至于内容,因为反复思考修改,更理智更有逻辑,多是交代自己赴死的原因,后事的安排。”

许月拿着这张纸,手上有些沉甸甸的:“如果要我说,这根本就不是遗书。只是一个身陷囹圄的丈夫托人递一点消息出来,好叫自己的妻子安心罢了。”

“‘现在我等待组织对我的调查,愿意接受一切处罚’,”许月一字一句,缓慢地念出陈来的遗书,“一个打算畏罪自杀的人,会说这种话吗?都打算以死谢罪了,组织的调查和处罚对他还有什么意义,需要专门写在给家人的遗书里?”

叶潮生点点头:“我也是觉得很怪,尤其是他的措辞——‘处罚’,这个词就很不对劲。如果陈来心里清楚自己伪造物证的事情已经被揭穿了,那么他应该清楚自己面临什么后果啊。伪造物证,误导侦查方向,间接导致无辜的人死亡,这可不是小事啊。用一个‘处罚’来形容后果,未免太轻飘飘了吧?”

许月侧头看他:“你的意思是……他自认为自己犯下的过失,和实际上局里给他定性的,有出入?”

叶潮生轻轻呼出一口气:“我一直以来都这么觉得。今天见到这封遗书,只是更加验证了我的想法。”

许月忽然觉得有点冷。他伸手开了车里的空调,又说:“如果陈来原本没有打算自杀,或是他的责任根本没有大到要以死谢罪的地步,那他的死是怎么回事?”

叶潮生没说话。他心里有一个很坏的猜测,坏到他根本不想说出来。

两个人沉默着,回到了市局。

唐小池在办公室对着一张白纸苦思冥想。他看得出来叶潮生这回是真动了气。

他昨晚上才想明白,廖永信敞着办公室门打电话,恐怕是故意给他听的。

他被楼上一个电话叫过去,过去后马勤和他说了点鸡毛蒜皮的琐事。等他再路过廖永信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廖永信的办公室开着门,里面传出打电话的声音。

现在这么一想,确实太巧了。

他想来想去,多半是廖局不信任叶潮生避嫌的决心,这才借他的嘴想试探叶队一下。

唐小池这么一想,立时恨不得自己动手把昨天那个大嘴巴给缝上——他怎么就那么蠢呢。

叶潮生和许月一前一后进来。叶潮生打眼就看见他桌上空白的纸,挑挑眉毛,明知顾问:“检查写完了吗?”

唐小池拿着桌上准备好的资料凑上来:“叶队,我真知道错了,饶了我吧。”他腆着一张苦脸,“你都说了这事不能提了,那我这检查就没法写了呀。我心里知错了,真的错了。”

叶潮生哼一声,从他手里抽过温林的资料。

唐小池看他不说话,知道自己算是被放过去了,嘿嘿一笑,又凑上去:“叶队,你去见陈来的老婆,有没有什么收获?”

叶潮生还没来得及细看陈来的材料,这会才想起来:“陈来尸检上面怎么说?”

唐小池颠巴颠巴地又拿出另一份报告:“当时认为是自杀,没什么可疑的,就没有解剖,只有一个报告,说他是自缢死亡。

报告上看不出端倪。所有的证据都表明,这就是一个简单的自缢身亡的案例。

叶潮生搁下报告:“当年看守所的监控是没有了吧?”

唐小池:“没有了。他们只有一份询问记录。按照询问记录上的说法,陈来他们几个身份特殊,都关在单人监房。凌晨四点的时候,先是说他那个监房的监控画面突然黑了,于是一个叫王新平的狱警就过去看。这个王新平过去的时候,就发现陈来吊在他们挂毛巾的杆上。后来他们一查,发现是监房的灯泡爆了。”

叶潮生:“这个王新平现在还在看守所工作吗?”

唐小池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陈来死后没多久,也死了。”

“死了?”叶潮生一下子站了起来。

唐小池点点头:“在小饭馆跟人发生冲突,结果对方掏出刀来,一下子伤到要害。那个人当时就跑了,到现在还没抓到。”

叶潮生问:“伤到哪了?”

唐小池说:“颈动脉,在救护车上就没气了。”

叶潮生抱着手又坐回椅子里:“这可真是死无对证啊。”

许月一直没说话,这会开口问唐小池:“那个王新平有尸检报告吗?”

唐小池挠头:“那我得去找一找。”

叶潮生说:“前脚灯泡爆了,后脚陈来就死了。我说他就是心心念念等着自杀,好不容易等到灯泡爆了,立刻爬起来自尽。这话讲给鬼,鬼都不会信。”

许月点点桌上的报告:“他杀伪装成自缢,有很多办法来掩饰。可是表面上是看不出来,一般要尸检才能发现问题。不过这会怕是只剩下骨灰了,说什么都完了。”

叶潮生抬头看着许月。

许月:“怎么了?”

叶潮生一下子站起来,边往外走边说:“他老婆留了他一撮头发。”

※※※※※※※※※※※※※※※※※※※※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9037215 1枚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喜欢狩猎请大家收藏:(www.ishuse.com)狩猎爱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狩猎最新章节 - 狩猎全文阅读 - 狩猎txt下载 - 普通的鹿的全部小说 - 狩猎 爱书屋

猜你喜欢: 枭起青壤十万个为什么[无限]身怀鬼胎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灵眼萌妻:恶少,来渡鬼寻尸人总管原名格蕾丝奶凶忠犬护警妻藏尸者末世炮灰女配攻略异侦实录十号酒馆·判官凶手就是你[快穿]鬼郎中之鬼门玄医请魅惑这个NPC我在逃生游戏里和粉丝HE了我,神兽,大佬必须打钱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冥婚霸宠:鬼夫,深夜来地府签约:通灵使者,撸猫吗恐怖女主播龙骨焚箱凶案现场直播天师少女:灵异事务所ICS凶案追踪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
完本推荐: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全文阅读重生之红色纨绔全文阅读六零军嫂有空间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低调种田全文阅读港综世界大枭雄全文阅读妖娆召唤师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全文阅读他那么撩全文阅读爷是病娇,得宠着!全文阅读龙组兵王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重生八零:首长霸宠俏萌妻全文阅读阿娇今天投胎了吗全文阅读论救错反派的下场全文阅读春日宴全文阅读武神风暴全文阅读女帝直播攻略全文阅读神医嫡女全文阅读快穿攻略:女配有毒全文阅读最强主角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关于我曾经是魔神现在不得不用美食拯救异界这件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侯府商女山里有女初长成诡异分解指南御天武帝逆天神医妃封神:人在朝歌,皇宫签到六十年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奥特曼之相信我,我是个好人!都市狂枭亲爱的阴司大人重生后皇后娘娘改嫁了我的女儿我的家乡鉴宝金瞳绿茵逆转狂魔洪荒:苟到圣人的我竟被曝光了重生之实业大亨无敌捡漏王斗罗:开局获得亚瑟王最强掌门之我有十万年BUFF武神至尊夜阑京华神医娇妻太撩人傲世潜龙神级护卫凤鸣斗罗佔有姜西仙御近战狂兵

狩猎最新章节手机版 - 狩猎全文阅读手机版 - 狩猎txt下载手机版 - 普通的鹿的全部小说 - 狩猎 爱书屋移动版 - 爱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