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书屋 >> 狩猎 >> 玩偶之家 三十八

玩偶之家 三十八

小警察看着叶潮生,目光谨慎。他试探着开了口:“其实我也觉得还有些疑点没有解释清楚。”

叶潮生眯了下眼:“怎么说?”

小警察有些紧张,攥住手心,小心地说:“炉子里的煤太多了……而且尸检报告里,四个人血液里的一氧化碳含量浓度不一样。”

“啊?煤太多了?”蒋欢惊讶,“为什么啊?”

小警察扭头看了眼蒋欢。

他的眼神里有一种很突兀的,和他表现出来的拘谨毫不相称的东西。蒋欢形容不出来是什么,却被那眼神看得心里一凉。

“住那片的人都穷,有钱谁也不能去烧生炭炉子。”小警察说,“案发现场那炉子,塞得太满,都顶到防火层上了。穷人不会这么生炉子。费炭不说,这样也烧不好。”

“这个同志说的没错。”小吴走过来,“我家农村的,前两年还在用生炭炉子。有照片能看一眼吗?”

“有。”小警察从他自己带来的文件袋里摸出一张照片,递给小吴。

叶潮生又问:“那血里的一氧化碳浓度又是怎么回事?”

小警察从文件袋里又摸出另一张纸递过去:“您看看这个。屋里那三个人血液里的一氧化碳浓度都是92,属于急性中毒致死。但——”

“女儿体内的浓度只有61。”叶潮生看着手里的这份血液检测,“怎么会差这么多?炭盆摆在哪里的?”

小警察说:“在里间。里间和外间隔了个门,我们进去的时候,门是开的。”

叶潮生放下血液检测报告,目光直直迎向:“那你是怎么想?”

仿佛是叶潮生给了他某种鼓励,小警察脸上的那一点期待很快扩大成了肉眼可见的喜悦。

小警察的语气带着一点急切:“这家出事前一个月,女儿在上学路上出了车祸,大腿骨折,一直行动不方便。男的又有肾病特别怕冷,所以一直以来他家都是用电炉子取暖,不生炭,因为生炭热得慢,还老得起来开窗户换气。这是当时认为是自杀而不是意外的主要原因——平时都不用炭取暖的,肯定是为了自杀,专门买了炭盆回来。”

小警察端起杯子喝口水,继续说:“但是受害者的弟弟不同意。一是他觉得他姐姐不可能是遇到点事就要自杀的人,二来是他从来没听他姐姐提过要买炭盆的事。但他的想法都不太立得住,没有过硬的证据。想自杀的人也不一定会和亲人讲自己的计划,当时就被分局刑侦队否掉了他杀的可能。”

那两年花禾区分局管刑侦的是黄光亮。

小警察有点愤愤:“我那会是新来的,又是基层派出所,也没资格说太多,这个案子快快就结案了。但是这个血氧浓度的问题明显就是说不通的。如果按照分局认为的自杀来推断,应该是女主人等到一家人都睡了,才点了炭盆。正常来说应该是一家人在一个屋子里。但现场里,我们是在外间发现了女儿。就算是女儿中间醒了,起来求救,那也应该是头冲着外面大门的方向,可在现场她是头朝着里间的方向。”

“这倒是啊,”蒋欢也听出来不对了,“就算是中途醒来,想要呼救,但是体力不支倒在半路,也应该是朝着外屋大门的方向啊。”

叶潮生点点头,一时没说话。

小警察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面叶队长的表情,又说:“叶队长,我能问一句,你们现在问这个案子是?”

叶潮生抬眼,没接他的话,反问道:“他们家出事前,和什么人来往过吗?”

小警察摇摇头:“邻居说没太注意。他们那条街人员复杂,流动性也高,住那的基本都是租房子的。打工的,卖点水果蔬菜的,还有好多是群租的。每天来来去去进进出出,没法注意。”

“那社区服务中心的呢?”叶潮生又问。

小警察一愣:“社区?这个……社区可能会经常去吧,那会正好是防火防中毒宣传期,又赶上年底,有时候社区还送个温暖什么的,应该有去。”

“这家人的邻居还住在那吗?”叶潮生问。

小警察摇头:“隔壁出事以后他们就搬走了,说晦气。”

叶潮生扭头对蒋欢说:“再联系一下这个街道社区,问问这个情况。”

“好。”蒋欢一口答应,走了。

小警察抿了下嘴,又问一次:“叶队长,你们是想重新调查这个案子吗?”

叶潮生看着他脸上的期待,想了想,说:“可能和我们正在调查的一个案子有点关系。如果这个案子真的有疑点,我们会接手过来重新调查的。”

小警察笑了,点点头:“叶队,谢谢你!她弟弟知道,一定会高兴的!”

送走了千恩万谢,恨不得当场给叶潮生烧三炷高香的年轻民警,叶潮生折回办公室,在办公室里看了一圈,没找到许月。

他随手拉住小吴:“见到许老师了吗?”

小吴回忆了一下:“许老师好像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出去了。”

叶潮生点点头,回小办公室给许月打电话。他连打两个都没人接,打到第三个时,刚响了一声就被人挂断了。接着进来一条短信——和老师谈事,一会给你回电话。

许月收起手机。

袁望坐在对面,用一种不大满意的神色看着他:“是那小子吧?他怎么跟个刚生出来的奶狗似的,一会见不到人就要找?”

许月笑着摇摇头:“是我的问题,我出来的时候看他在忙,就没跟他说。上次在他面前焦虑发作了一次,他一直很担心我。”

袁望被这夹着狗粮私货的护短解释噎了一嗓子,负气地沉着脸没说话。

许月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还是上次叶潮生和袁望见面的那间茶馆,同一间茶室。只是这回坐在袁望对面的人换成了他。

许月跟着叶潮生从苗季家的现场返回办公室不久,就接到了袁望的电话。袁望在电话里说雁城局要重新调查方嘉容一案里的侦查始末,特别是陆纪华的死。袁望叫他出来面谈,于是许月就匆匆地来了。

许月放下杯子:“所以,就是雁城局那边又想重新调查?”

袁望“哼”了一声,开口就骂:“一群吃饱奶就忘了娘|胸|脯|什么样的混蛋玩意儿。案子破不了的时候哭爹喊娘求爷爷告奶奶,这他妈案子破了几年了,又让几声猫叫勾得坐不住了,都是些什么狗东西!”

许月少见袁望被气得爆粗,想笑又强忍了下去,说:“我是没想到海城这边的媒体报道,还能闹到雁城去。不过现在互联网时代嘛,上头又抓得紧。他们紧张,怕真的有问题,先赶紧自查,这也是正常的。没事,让我去我就去。反正我也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摊了下手,语气里轻快。

袁望一来把事情说一遍,许月心里就了然了。雁城局说是要调查整个案子的刑侦过程,但只叫他一个人去,没有叫当时同在专案组参与案件侦破的袁望。这背后是什么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

雁城局看了那报道,还有陆琴的绝笔,也怀疑上了他。

袁望盯着他看了几秒,有些试探地问:“真的还没想起来?”

许月迎上他的目光,磊落地任他打量:“方嘉容那会给我用的药,剂量太大太猛,已经有永久伤害了。我出院前以后找了家私人医院做过脑断层扫描成像。医生说我的血流和代谢显像都和健康人不一样,还有纹状多巴胺运转体的数量也明显少于正常人。其它的功能区域可能多少也会受影响。”他顿了顿,总结道,“是真的记不起来了。”

袁望没太听懂这些医学用的专业术语,但也听出来不是什么好话。

他长叹了一口气:“是老师对……”

“老师,”许月打断他,“您没有对不起我,相反,我很感激您。”

袁望讶异地看着他。

“如果当时您不来找我,谁知道我现在在哪呢?”许月说。

袁望听出他话里的潜含义,一下子皱起眉:“胡说!如果我没有找你,那你现在就做着一份普通的工作,像普通人一样成家立业,生儿育女,这会孩子都满地爬了!”

许月摇摇头:“不可能的,老师。”他抬手在自己太阳穴的位置点了点,“我在很早很早的时候,还没有方嘉容的时候,就不能算正常人了。您就没想过,为什么我会选择学这个吗?”

他低头看看自己手背上的疤。伤口早就愈合了,摸一下一点感觉都没有。但他还是会疼,有些东西,一旦刻到了身上,就会跟一辈子。

“老师,咱们都是研究这个的——童年,父母,家庭,情感,对一个人到底会造成什么影响,其实你跟我都很清楚。许之尧能养出个什么东西呢?”许月笑了一下,“当初你推荐我参与引线行动,不也正是因为这个吗?”

许月很真诚地看着袁望:“老师,这段时间我突然意识到,这个经历对我来说其实是个好事。人看不到黑,就不知白;不知白,也就没有黑。我很幸运了。”

许月打着机锋,可袁望听懂了。

袁望心里憋着一口说不出来的闷气,想骂人,想骂许月,更想骂他自己。

许月伸手拿起袁望的杯子,把已经凉掉的茶泼掉,掂起茶壶又倒了一杯热的,重新递到袁望跟前。

“既然叫我过去配合调查,那我就去吧。”许月说,“如果可以,我也想知道她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袁望喝着许月倒的茶,一听他说这话,再次眉头一皱,斩钉截铁:“肯定和你没关系!”

许月笑了,却没说话。

袁望无奈,再次叹气,转而像个儿子即将第一次离家远游的老父亲,细细地交代起许月去了后该注意的事。去年雁城局换了新局长,正是撸起袖子准备烧火的时候,据说人很是有些锱铢必较,又不大通情理。

师徒两个絮絮叨叨地又说了一会,才叫来服务员结账。

许月要买单,袁望看着他刷卡签字,忽然想起一件事。等服务员离开,他犹豫着开了口:“你现在还在学校宿舍住吗?”

“没住了,下学期就申请退掉了。”许月说着,脸上浮出一层可疑的羞涩,“我现在……跟潮生住一起。”

不等袁望开口,他又匆匆解释:“那里离市局近,而且下学期我教的课在南校区,那边也……”

袁望摇摇手让他闭嘴。太糟心了,不能听。

许月在出租车上给叶潮生发了条信息,说自己这就回去。

他在市局门口下出租车时,无意间抬头,恰好看见叶潮生在办公室窗口往外看。一看到他从车上下来,人在窗边闪了一下就没了。

再看到叶潮生,是在市局大楼的门口。

叶潮生匆匆从里面迎出来,语气有些焦灼:“袁老找你什么事?”

许月四下张望一圈,拉着叶潮生走到一楼大厅的拐角:“袁老说,雁城局那边可能是听到了网上媒体的风吹草动,想重新过一遍当年一一二五案的侦破流程,叫我去一趟。”

“袁望也去吗?”叶潮生问。

许月摇摇头:“只有我。”

叶潮生的表情一下凝重起来。

许月倒是一脸无所谓,轻轻拍拍他的手以示安抚:“没那么严重,就是叫我再去问一次话。网上传得风言风语,他们紧张也是正常。”

叶潮生正要开口说什么,别的科室的同事路过,看到他俩,挥手打了个招呼:“叶队!”

叶潮生敷衍地冲对方点点头,丢下一句“先回办公室吧”,率先转身上楼。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办公室。

蒋欢一见叶潮生,猛地扑上来:“叶队,我联系上社区了!他们说,徐静萍在职的那两年,下社区宣传服务,都是徐静萍去的!”

“就她一个人?没有别人?”许月拉住蒋欢问。

蒋欢很确定:“没有别人。因为那两年本该和徐静萍搭档的女员工刚好怀孕,怀完又生,生完又坐月子,接着又带孩子,拖拖拉拉地好几年没有正经干过什么活,所以社区的人记得特别清楚。”

蒋欢拉着许月,又把前边派出所民警来说的案情和疑点详细地转述了一遍。

许月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叶潮生不知什么时候走开的,这会拿着一个资料夹过来,后面跟着唐小池:“这里还有个案子,时间地点,案情,也有问题。”

许月拿起来,蒋欢凑过来一起看。

唐小池在旁边说:“我把许老师给的那份资料里的旧案过了一遍以后,扒出来这个案子。也在花禾区,四口之家,分局认定是丈夫先杀了妻子和两个孩子再跳楼自杀。六岁的女性受害者是这家人领养回来的,领养的福利院,正是徐静萍曾经做过义工的那一家。”

“这个案子也有疑点吗?”蒋欢问。

“有,”唐小池说,“在自杀的男性受害者做的血液检测上,血液里的酒精浓度高达0.28。他自杀是从家里阳台跳下去的,阳台的围栏一米五,男性受害者身高才一米七六。”

许月一下子听出了不对:“0.28还能爬这么高的阳台围栏?”

蒋欢没明白:“为什么不能爬?”

汪旭在旁边解释:“暂时性酒精中毒的血液酒精含量的临界点是0.20。到0.28这个数值,基本上醉酒者已经失去运动能力了。栏杆这么高,他没可能爬得上去。”

蒋欢听罢惊讶道:“那这么大的漏洞,分局都……没人看得出来吗?”

有人在旁边说了句“就他们那个黄光亮,不出这种事才奇怪”。

蒋欢回头一看,是马勤。他一身寒气地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案卷:“刚从花禾区分局档案室拿过来的,热乎的。”

几个人围着马勤,看着他拆了案卷上的封线,打开牛皮纸袋子。

黄光亮在花禾区分局主管刑侦期间,为了追求破案率,不知道敷衍糊弄了多少个案子,多少条人命。如今他被一把掀了下去,屁股底下这些糟污跟着就捂不住了,像化雪后的土地,一样一样地被露出来。

马勤带回来的案卷,正是他们在讨论的。

案卷记录显示,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外来者的痕迹,脚印,指纹,什么都没有。

蒋欢看着那个大大的“无”字,无语地吐槽:“齐红丽那个案子,他们不也说在现场什么都没找到吗?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

法医的尸检报告被拿出来,几个人传阅了一圈,又送到叶潮生的手里。

许月凑过来想看,叶潮生便一言不发地把报告放进了他手里,自己转头去看别的资料。

从许月跟叶潮生说自己要去雁城局配合调查后,叶潮生就有些怪,拉着脸,平时私下里的那点小动作今天也全没了,骚话也不说了,端正得像个正人君子。

“我的天!”唐小池在那边突然喊起来,像发现了新大陆:“这简直是三流狗血都市剧的情节啊!”

他们一回头,唐小池站在汪旭旁边,正对着汪旭的显示屏大呼小叫。

“哎,你们听听这个判决书——”唐小池说,“法院经审理认为,陈翔与彭晨的亲子鉴定符合司法程序,真实有效。鉴于彭雪无稳定经济来源,且存在重大生理疾病,无法履行抚养义务,故陈翔应承担其子彭晨的抚养义务。”

陈翔,就是酒醉杀害家人后跳楼自杀的丈夫。

众人不解。

“彭晨……是谁啊?”蒋欢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汪旭给她解释:“彭晨,这个案子里受害的那个男孩。他一开始姓彭,法院把他判给了陈翔抚养后,才改名叫陈晨。”

“等等等等,我有点懵。”蒋欢连连摆手,“所以这个男孩,以前叫做彭晨,后来改名叫了陈晨……那彭雪又是谁啊?所以他不是陈翔老婆生的?”

“对。简单地说,就陈晨是陈翔婚外情生下来的。他的亲妈叫彭雪,出生以后一直是亲妈抚养他。后来彭雪通过法院,把抚养权给了陈翔。”唐小池给仍是一头雾水的众人解释,“我刚才就有点奇怪,他们家有这么大个儿子,还怎么领养女儿,我就让小汪查了一下。没想到啊这还有一出伦理狗血大戏。”

唐小池语速飞快:“陈翔的妻子不能生育,所以他们夫妻二人从徐静萍做义工的那个福利院领养了女儿。但其实陈翔很早以前和一个叫彭雪的女人出轨过,还留下了一个儿子。我看这个法院判决书的意思,应该是彭雪刚开始没吭声自己把孩子生下来默默养着。直到后来身体不好无法抚养了,才找到了陈翔头上。”

“所以,这跟咱们案子有什么关系吗?”蒋欢不明就里地问。

唐小池被泼了盆冷水:“额……好像是没什么关系……”

许月忽然开口问道:“判决书是几号?”

唐小池看眼屏幕:“三月十二号。”

陈翔一家是同一年四月八号去世的。

也就是说,陈晨刚把所有证件上的名字都改成了新的,这个新名字就紧接着被刻在了他的墓碑上。

叶潮生看看表,下班时间了。

他拉着脸开口:“这个彭雪还在世吧?跟她联系一下。还有徐静萍做过义工的福利院,明天你们去问。”

叶潮生简单交代完,宣布下班,自己转头进了小办公室,连个眼神都没给许月留。

许月有些为难。他再感觉不到叶潮生生气,怕就是个傻子了。可他也想不明白叶潮生到底在气什么。

他迟疑了一会,还是敲了敲小办公室的门。

“进。”

许月开门走进去,关上门。

叶潮生坐在办公桌后面对着屏幕敲敲打打,连头都没抬。

许月基本没有吵架的经验,更不要提吵架后如何和好。

许月硬着头皮走过去,叶潮生依然一副不动如山地姿态盯着电脑屏幕。

许月绕过办公桌,忍住耻意,艰难地趴上叶潮生的办公椅,从后面抱住他,学着叶潮生平时的样子,把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说:“阿生,你是不是不开心?”

喜欢狩猎请大家收藏:(www.ishuse.com)狩猎爱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狩猎最新章节 - 狩猎全文阅读 - 狩猎txt下载 - 普通的鹿的全部小说 - 狩猎 爱书屋

猜你喜欢: 菜鸟女侦探奶凶忠犬护警妻天师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特别调查组[刑侦]请魅惑这个NPC被迫成名的小说家我是阴阳人末世炮灰女配攻略捉鬼系统:鬼王强势撩攻玉通灵法医:警长老公太凶猛妖鬼横行,冥王我不嫁无限时空副本冥府之筵刑事技术档案天师少女:灵异事务所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驱魔人狩猎僵尸的工作惊悚夜话亲爱的弗洛伊德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末世艰难行
完本推荐: 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弃妇带娃撩军夫全文阅读穿到明朝考科举全文阅读全能游戏设计师全文阅读家养小首辅全文阅读洪荒之冥河问道全文阅读世婚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成了霸总的心尖宠全文阅读天道美人黑化警告全文阅读重生之红色纨绔全文阅读网游之邪龙逆天全文阅读小清欢全文阅读厂公全文阅读医手遮天全文阅读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全文阅读永恒国度全文阅读妻为上全文阅读港综世界大枭雄全文阅读世子很凶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医仙混都市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万千世界许愿系统以爱谋婚洪荒:苟到圣人的我竟被曝光了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死神不可欺永恒圣王大唐第一世家最强掌门之我有十万年BUFF开局就杀了曹操绝世战神Moba之职业主播登塔我是最强的山里有女初长成魅妻之秘最强奶爸:开局签到一个亿!诸天科技之路修真强者在都市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兵王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修仙大佬求你翻牌吧全球密室[无限]人在正阳门,从反击开始!师姐,请自重啊神级插班生网游:1级的我终结了神明都市超级邪医全能代课老师万倍增幅:鸿蒙至高神,加入诸天万界群

狩猎最新章节手机版 - 狩猎全文阅读手机版 - 狩猎txt下载手机版 - 普通的鹿的全部小说 - 狩猎 爱书屋移动版 - 爱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