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书屋 >> 狩猎 >> 玩偶之家 十二

玩偶之家 十二

许月是被电话铃声叫醒的,叶潮生的电话铃声实在太提神醒脑。他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电话已经被接起来。身后的男人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拿着手机正小声地说话。

许月迷迷糊糊地回忆起昨天发生了什么。叶潮生来给他送饭,话说了没两句他突然焦虑发作,缓过来以后体力不支就一头睡过去了。

叶潮生一直没走吗?哦,好像是他拉着人不让走。

“行,你们先在那边留一下,一会我回局里再说。”身后的男人挂掉电话,察觉到他醒了,凑上他耳边故意把炙热的鼻息喷在他敏感的耳后,“醒了吗?”

许月想起自己昨天那副黏黏糊糊的样子就臊得不想见人,头埋在被子里“嗯”了一声。他想换个姿势,却一不小心碰上了什么东西,登时顿住。

都是男人,大早上的……

叶潮生在他背后笑了一声,勉强做了一回人没接着臊他,转而说起另一件事来分分心:“你考不考虑去看看医生?我查了,你这个问题万一在没人的地方发作了……”

昨天许月睡着以后,他拿手机查了一下才发现,过呼吸综合征没有许月自己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发作时情况严重会有当场昏厥的可能,如果倒在没人的地方,那后果,叶潮生连想都不敢去想。

更让他在意的是许月发病的原因。按照网上的说法,这种症状多伴发于焦虑或恐慌发作,而许月发作的时候,他们正说起一一二五案和方嘉容。

叶潮生没顾上已经接近他妈休息的时间,摸出手机给叶母发了条信息,他对网上的说法半信半疑,想让叶母帮他找个这方面的专家再问问。

叶母敷着面膜给儿子回了条信息,推给他一条名片。叶潮生点开叶母的推荐,“徐静萍”三个字格外刺眼。

“看过。”许月淡淡地回答,“也没什么用。其实没那么严重,昨天只是个意外。”

他掀开被子坐起身,看一眼挂在对面墙上的表:“我这没有多余的洗漱用品,你要不早点回家一趟?”他说着就要下床穿鞋,不妨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

叶潮生像只大狗一样趴在许月背后,头埋在对方脖子里,声音闷闷的:“我真的担心你。”

许月心里一颤,微不可查地叹口气,抬手摸摸自己肩上毛茸茸的脑袋:“我真的没事,别担心。”

叶潮生的口气里透出一丝无力:“我知道我问你你多半也不会说。但是我怎么可能不担心?许月你真是没有良心。”

人什么时候最害怕?是失而复得的时候——得到过又失去过,再来一次,才最难承受。

“我现在……没法说。”许月低了下头,“时机合适的时候,我都告诉你。”

“好。”

不必再追问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候,他爱他,总得相信他。

叶潮生到底还是不敢把许月单独丢家里,非要许月洗漱完跟他一起回家。许月没办法,只好洗了个战斗澡,匆匆换了衣服跟他一起回去,又看着叶潮生洗漱收拾完,这才一块去了市局。

路上顺便买了早餐,两个人拎着一大兜小笼包进了办公室。

早上的电话是蒋欢打的。她和马勤到了饶城后直奔启明福利院,没想到在那里吃了个大瘪。

启明福利院早先是饶城当地宗族方氏私有的保育院,后来收归国有后依然是方氏后人在管理。

蒋欢和老马没见到院长方利,出面接待他们的是一个姓王的副院长。这个女人拖着一身浓浓的市井气,见到警察也不怵,两张嘴皮子上下翻飞,一个劲儿东拉西扯。

马勤执意要见方利,王副院长一口咬定院长不在出去了。再问啥时候回来,她就丢下一句不知道。蒋欢拿出那张合照,这位副院长也矢口否认,表示既不认识这些孩子,也不知道是谁拍的照片。

“福利院门口那大马路上,谁爱拍照谁拍照,我们咋能管得着呢?”王副院长振振有词。

两人明知这个副院长多半在没说实话,但愣是拿她没办法,气得蒋欢第二天一大早就给叶潮生打电话告状。叶潮生叫她先在饶城按兵不动,等这边有进一步确凿的消息再说。

这俩人一进办公室,正赶上汪旭挂着俩乌青的眼圈往下灌第三杯咖啡。这孩子太有拼劲也让人愁,叶潮生走过去拍拍他:“小汪啊,悠着点,大业未成,身体要紧。过劳死咱们局可不给算烈士。去,先吃早饭去。”

汪旭一脸憔悴,眼神亮得吓人:“叶队,启明福利院的账目果然有问题。”他从桌上乱七八糟的一摊里翻出一张纸递过去,“按照他们公开的账目,启明福利院去年一共接受社会捐款三百八十万,再加上饶城民政局给他们拨款四百万,这七百八十万里有五百一十万用于医疗卫生支出,占了大头,这一看就不对劲啊。我又查了查咱们海城的四个福利院的公开账目,四个福利院中规模最大的一个医疗卫生支出也不过占了十分之一而已。”

叶潮生拿过汪旭整理出来的账目数据看了看,泼下一盆凉水:“这最多能说明他们财务上有猫腻,贪污也好,侵占公款也罢,跟咱们案子没关系。”

“但叶队,苗季不就是搞医疗器械销售的吗?”汪旭有些怕这个顶头领导,但还是坚持着要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假如启明福利院里有人要在这块做假账来中饱私囊,他必然需要一个合理的渠道来抹平账面,这个医疗卫生支出搞不好就是这个的渠道。勾结一个销售商虚高器材的进价从中牟利,这种事情想想太有可能了。”

汪旭说的确实有道理。叶潮生想了想,掏出手机给蒋欢打过去:“是我——这样你们找个借口进去转转,看看福利院里的那些孤儿老人们的身体状况,有没有特别体弱多病的,问得自然点,别叫人看出来。完事了赶紧给我回电话。”

他挂了电话回头表扬汪旭:“干得好,奖励你一顿早餐,快去吃。”

许月已经坐在他自己的位置上接着看苗语的治疗记录了。他的桌子是后来添的,正好靠窗那块收拾出来以后空着,就把桌子摆在那了。

叶潮生走到他桌旁,伸手捏了捏许月的手,低声问:“坐这冷不冷?”

许月急忙抬头去看正背对着他们吃东西的汪旭,作势要把手收回来,压着声音:“别闹,办公室里。”

叶潮生才不管,拉着他的手不放:“问你呢,坐这冷不冷?”

许月无奈:“这旁边就是暖气,哪里冷。”他说着用自由的左手翻了几下手里的纸页,“苗语的咨询记录虽然不能提供任何关于凶手的信息,但是还是透露出很多关于苗家的基本情况。”

叶潮生从旁边拉来一把凳子,又拿了一杯豆浆过来,插好吸管,坐下递到许月跟前:“慢点喝,别烫着,你说。”

许月接过豆浆,小心地吸了一口咽下去,又放在一边,说:“苗语只是生病了,他不傻也没有疯,甚至比一般人更敏感——但显然唐兰和苗季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双相障碍发作时,患者有时会因出过度亢奋而导致表达障碍,听起来就像疯子在说胡话。唐兰和苗季多半以为这个儿子是已经疯了,所以当着苗语的面说话也许非常不顾忌。”

叶潮生拿起被放到一边的豆浆,又送回许月嘴边。许月无奈地接过来吸了一口,接着说:“苗语口中的小黄多半就是受害人。他对小黄的避而不谈是一种愧疚自责的表现,虽然自责的原因现在没有明确郑局,但我猜多半和苗季对小黄做的事有关。这也就从侧面证明唐兰和苗季做事说话是不避讳苗语的,或许小黄自己还会和苗语说些什么。苗语说小黄在苗家还可以看电视打游戏,说明苗季对她的看管并不严,也许是因为她对这种生活还有苗季带她做的事情并不排斥,她很有可能是自愿的,带引号的那种。”

叶潮生若有所思:“自愿?”

许月点头:“可能有什么人在从小教她,这么大的孩子,”他叹了口气,“如果刻意去灌输一些东西,不是难事……”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连空气都在这沉默中变得艰涩沉滞起来。

唐小池就在此时风风火火地闯进办公室,一推门,和正在吃小笼包的汪旭脸对脸。

汪旭往旁边挪挪,嘴里塞着半个包子含混不清地招呼他:“小唐哥快来吃,叶队买的早餐。”

唐小池冲他一扬下巴算是打过招呼,绕到叶潮生面前,得意洋洋地从怀里掏出个被物证袋包得严严实实的杯子,邀功:“叶队,到手了。”

“辛苦了,赶紧拿去物证鉴定。”叶潮生嘱咐他,“洛阳呢?”

“洛哥停车呢,一会就上来,我先把这个送过去。”唐小池扔下句话又跑得没影了。

叶潮生回头,对上许月的不解的眼神,道:“雷洪供出一个可能接触过小女孩的人,我叫唐小池他们想办法弄了点样本回来检验,看能不能对上号。雷洪那货的话有几分可信度还不一定,我们还要更多的线索才能搞清楚苗季到底在做些什么。”

喜欢狩猎请大家收藏:(www.ishuse.com)狩猎爱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狩猎最新章节 - 狩猎全文阅读 - 狩猎txt下载 - 普通的鹿的全部小说 - 狩猎 爱书屋

猜你喜欢: 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破云我敷衍驱鬼好些年特别调查组[刑侦]捉鬼系统:鬼王强势撩攻玉44号棺材铺菜鸟女侦探阎王妻罪爱安格尔·黎明篇限时狩猎阴美人总管原名格蕾丝鬼婚蜜宠:病娇鬼王太凶猛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惊叫循环(无限流)鬼郎中之鬼门玄医影后有喜:总裁鬼夫霸上瘾惊悚夜话奶凶忠犬护警妻我是阴阳人死亡万花筒枭起青壤冥婚霸宠:鬼夫,深夜来以契为证
完本推荐: 庶女攻略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迪奥先生全文阅读暗格里的秘密全文阅读永恒国度全文阅读老衲要还俗全文阅读逐光者全文阅读豪门不承欢:慕少,请自重!全文阅读工业霸主全文阅读凶案现场直播全文阅读女主都和男二HE全文阅读我的老千生涯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抗战之中国远征军全文阅读奥特曼战记全文阅读医品兽妃:魔帝,别乱来全文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逍遥小书生全文阅读梦回大明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朝有时,暮有时从鬼灭开始走上王座鉴宝金瞳开局赠送天生神力重生药王都市之逍遥战神禁区猎人玩家超正义在恐怖复苏吃鬼三十年鸿蒙天帝女装后我掰弯了老板武逆半仙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我怎么会是魔开局相亲被23个人蹭饭不当舔狗:在婚礼现场对女神说滚大佬的白月光又软又甜大秦皇子:打造重铠军团回宫勤王重生之年代纪事洪主首辅娇娘诅咒之龙诸天科技之路特种兵:开局被狼牙特招!从大树开始的进化战皇重生之千面影帝修真强者在都市低调为王

狩猎最新章节手机版 - 狩猎全文阅读手机版 - 狩猎txt下载手机版 - 普通的鹿的全部小说 - 狩猎 爱书屋移动版 - 爱书屋手机站